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智美时空小说网 > 历史 > 红色警戒下的苏维埃 > 八十章 活佛的特使

红色警戒下的苏维埃 八十章 活佛的特使

作者:八骏竞技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5-20 13:22:19 来源:新笔趣阁

草原上的铅灰色的云压得很低,仿佛伸手就能触及,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上天的敬畏更加的深沉。

从最初的狼图腾,到后来的萨满教,再到藏传佛教的渗入,草原上的信仰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牧民们从来都没有慢待过诸天的神灵。

遇到巍峨的高山,他们会祭拜;见到奇特的天象,他们会祭祀;尊贵的王公,皇朝的特使,都是牧民朝拜的目标。这不是卑贱,也不是单纯的奴役,这是信仰渗入骨髓的一种表现,他们敬畏天,他们信仰天,把王公和至尊的皇帝当做了天在人间的代言者。

所以,他们朝拜。

从蒙古民族的角度看,喇嘛教让蒙古的人口下降,也是蒙古更加贫困(虽然他们从来不曾富裕),可是有一条,对生活在这里的民族来说,是最重要的,喇嘛们给予了牧民心灵上的安抚。

离天越近,信仰越深,草原中,沙漠里,高原上,最虔诚的教徒都生活在这些地方,因为他们仰头就可能看到天,{顶}点{小}说触手就能感悟宇宙至理。

哲布尊丹巴是外蒙古的神,他与章嘉分领内外蒙古,青海蒙古则另有多位活佛统领。

在名义上,哲布尊丹巴和章嘉不分高低,可是哲布尊丹巴有着成吉思汗转世的名义,在牧民们心中难免有着一些世俗的尊贵身份。

拉布敦是尼亚克图比利克图达喇嘛,这是他的封号,在世俗界,他还是蒙古自治政府的外长。

本来比他更亲近活佛的还有一些喇嘛,只是担任世俗界官员的,只有他的位子最高,于是,拉布敦就成了活佛派去见陈毅的使者。

都护使陈毅代表着中央的权威,就算是哲布尊丹巴在宗教地位尊崇,可是也不能召见中央在库伦的代表,这是中央和地方的主从依据,破了,就会损毁中央的权威,等同于中央间接承认**立,拥有与中央同等的地位。

陈毅要维护中央的权威,哲布尊丹巴需要得到法统的保护,他们都必须遵守。哪怕天破了,也必须有一个沟通流程。

专员公署使用的是旧衙门,位于库伦城区的最北部,清廷修建它的时候,就有意将朝廷的官员地位提高,压制活佛的权威。说起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库伦的地形。

库伦位于汗山之畔,北部两侧是山区高地,南部则是土拉河,库伦就被包裹在这样的环境之内,城区自然无法扩建了。南北长,东西窄的卵形城区的东南方四五里处,有一座东营子,这是晋商商号最多的地方,东营子北边是二里半滩,有一座前佛寺,在东北的山脚下,有座活佛花园。

在算上库伦西侧的旧营,整个城市都是与喇嘛教脱不开关系。

无城墙,无强兵,库伦无险可守。

拉布敦知道,就算是中央愿意出兵,也不可能在库伦失陷之前赶到。可是不请中央出兵,又有什么办法,指望那些王公们驰援,他们或许有忠心,可没本事啊!

专员公署的卫兵对拉布敦还是很尊重的,他刚刚到来,就有多名卫兵恭敬的向他请教(在库伦呆久了,不受喇嘛影响是很难的),另有卫兵急匆匆的就去通报了。

自从李恒自杀之后,陈毅也受到了中央的呵斥,段祺瑞很明确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就差直接命令他解职回京了。

拉布敦的到来让陈毅愣了一下,接着就是一脸的苦涩,能够惊动这位外长,就算是外蒙的外长不值钱,也肯定不是小事。

“有请!”

“但愿不是太大的事!”陈毅默默的祈祷着。

心中藏事的拉布敦,修养极高,面对卫兵们的各种各样的请求和疑问,都微笑着一一解答,直到传信的卫兵请他进去的时候,拉布敦很果断地脱离了卫兵,急匆匆朝着公署内部而去。

“陈专员,阿勒坦布拉格(买卖城)已为俄革命党人所占,中央可有决策?”拉布敦直奔主题,一时把陈毅问愣了。

细想了一下,陈毅也明白了,拉布敦所言的重点不是买卖城被占,而是北洋军驻军全军尽丧之事。蒙古本无正兵,前清时,皆是抽调丁壮和王公护卫组成佐领,行的是战时募兵的策略,这些军队对付流民马匪都不见得行,更不要提抵御外敌了。

现今,北洋军在恰克图的驻军尽丧,这让库伦的王公喇嘛从上到下都有着一股子不安。外蒙古王公多亲近俄人,这不假,可并不意味着他们愿意接受俄人的统治,蒙古王公希望的是和清廷一样的皇统政府,王公们有权,地位尊荣,又不用承担太大的责任。

说白了,这些蒙古王公就是矫情,吃着祖辈传下的爵禄,没本事挣钱,没本事打仗,还只想捞好处,不想付出。

“活佛和达喇嘛(拉布敦封号)应该知道,当初中俄签有协议,我方不得在蒙古驻军,这件事,活佛也是同意的,现今中央与俄国同属盟国,段总理也是顾虑颇多啊!”在《布列斯特条约》签订之前,无论是帝俄,还是临时政府,亦或者早期的苏维埃政权,都是协约国的一员,不曾退出。

拉布敦闻言大惊失色,蒙古没有军队,现今敌人快到乌兰巴托(库伦)了,中央竟然还在犹豫。

“自缚手脚,自掘坟墓啊!”暗叹一声,拉布敦恨死那些煽动独立的王公了,他们只看到了独立的好处,获得了俄国的承诺,可是却忘记了蒙古面临的灾厄。

在未曾独立之前,蒙古能够在中俄之间左右逢源,便是不好,也不会太差。现在好了,激怒了中国,万一他们真的顾虑太多,拒不出兵,那蒙古就要沦丧于外人之手了,更可怕的是那些人还好杀贵族富户,蒙古怕不得要血流成河了。

“陈专员,近日皇爷心中有感世俗之事繁杂,妨碍修行,有意提请中央,取消蒙古自治,不知陈专员觉得可好?”拉布敦退了一步,希望以此获得陈毅的退让。

看着急切难耐的拉布敦,陈毅好生感慨,当初自己百般说词,都没能让他们动心,现今却不知出了何事,竟然让活佛的亲信如此着急。

“若是蒙古取消自治,大总统和总理自然愿意张开怀抱,并选派精干可靠之人代替活佛处理世俗事务。”

“陈专员,中央何事派兵啊!”拉布敦一急,有些言辞失措。

见陈毅疑惑的样子,拉布敦也知道自己失了方寸,却也不再掩饰情绪。

“龙厅传来消息,说阿勒坦布拉格(买卖城)的军队有异动,有一支千人规模的步骑军队出了阿勒坦布拉格,朝库伦而来,现在已经临近哈达马尔山,据此不过两百里。”

“这么早?”陈毅惊呼出声。

能代理外长,拉布敦也是有名的智者,一见陈毅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早有这方面的猜测或者情报,这不由得让拉布敦对中央更加期待。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早就侵犯蒙古?”陈毅一脸的不解,道“前几日,那俄国激党还宣称要废除早年的中俄不平等条约,怎么现在就又变卦了?”

尴尬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拉布敦自然不能说是丹毕坚赞惹出来的麻烦。这种事如果错在自己人身上,会不利于活佛的形象,而且可能会让中央不满,最后倒霉的都是自己人。

“或许是他们觊觎蒙古的牛羊,认为有机会可趁?”拉布敦不确定的说。

“觊觎蒙古牛羊?”陈毅不屑的撇了撇嘴,蒙古位于大漠以北,除了色楞格河和鄂尔坤河流域,整个外蒙古多是一片半荒漠,那里有什么值得觊觎的,要说牛羊丰富,那必然是布里亚特蒙古人和后贝加尔、阿穆尔的哥萨克牧民更加富裕。

自知这番说辞无法说服陈毅,拉布敦也有些赧然。

“南方的孙唐陆等人正在起兵叛乱,国内兵力分散,无法抽调!”拉布敦没有诚意,陈毅更是洒脱,尥蹶子不管了。

“中央不是编有参战军嘛?”

“达喇嘛倒是消息灵通,不过中央与各国有约,那是要派去欧战战场的,不可能调来蒙古!”

拉布敦大急,“皇爷万一落入恶人之手,对整个蒙古都是一场灾难,还望专员尽快上禀中央,哪怕调来三五营强兵,也好解了库伦之危!”

拉布敦没有使用乌兰巴托的蒙古名字,而是用了库伦二字,显然是急得很了。

怅然一叹,陈毅无奈道“库伦危险,我又如何跑得了。上次我上报此事,总理已经遣驻俄使节过问此事,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

“皇爷危矣!”拉布敦惨然。

陈毅不忍,“罢了,我听闻买卖城之人多有汉人,到时我以都护使的身份劝服,想来会有些作用!”

身为都护使,陈毅则无旁贷,若是库伦失陷,活佛落入外人之手,他断然不能逃跑的,中国已经丢了恰克图,不能失了库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